何为父母官——你的一片蓝天在哪里

来源:中新法治网浏览量: 发布时间:2020-12-13 14:54    【字体:

        危房——即处于风险状况下的房子,无法达到寓居的安全需求,在危房中寓居,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都会遭到影响。
 
       
依据《城市风险房子处理规则》第二条的规则,风险房子是指结构已严峻损坏或承重构件已属风险构件,随时有可能损失结构安稳和承载水平,不能保证寓居和运用安全的房子。
公民的生命安全高于拥有。
        危房处理有哪些政策
村庄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分配运用遵从以下准则:
(一)科学合理,公平客观。公平、合理地分配补助资金,防止出现盲目性和随意性。
(二)顾全大局。在优先支撑贫穷农户、并向财务困难区域歪斜,全面推动全国村庄危房改造。
(三)绩效评估,规范处理。树立绩效评估准则,改进项目施行和资金处理机制。
(四)当地各级财务、展开变革、住宅城乡建造部分要实在施行村庄危房改造当地补助资金,加速推动村庄危房改造作业。不断改进村庄危房改造投入机制,活跃引导信贷资金、民间资金等社会各方面资金投入。
住宅城乡建造部、国家改革委员会、财务部依据当年全国村庄危房改造规划、中心补助资金预算组织状况以及省级有关部分申报危房改造使命和补助资金状况,统筹考虑各地村庄危房户数、农户数、改形资金、改造作用、财力状况等要素,断定各地危房改造使命。 市、县级财务部分也要活跃组织村庄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并及时将上级和本级政府组织的补助资金于30日内及时拨付到位。
        近日接群众举报: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枣岭乡西掌坡村,因霍州煤电集团河津腾辉煤业有限公司的井下挖煤田,导致地面村庄房屋严重倾斜,坍塌和撕裂,形成严重的地质灾害,村民住房成了危房,生命财产没有了安全保障。多年以来,无数次的求助当地村委,煤矿,乡镇政府有关职能部门领导都不予解决,故意采用拖延,推诿,推卸责任等消极作风,导致如今依旧有部分村民苦不堪言,走投无路,求助无门。
        我们调查了解到的求助反映如下: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枣岭乡西掌坡自然村所有危房户一致恳求西掌坡村委会、枣岭乡政府、乡宁县政府的各相关部门、有关领导,能真正为民所想、深入贯彻中央政策,落实解决好,本村所有危房依法赔偿的问题,确保村民生活安全!
        关于危房类别、受害情形及赔偿不公等问题,特分别概述如下:
(一)我们是山西省乡宁县枣岭乡西掌坡自然村村民,本家房屋是修建在开天辟地以来,世代相传、安居乐业的本村土地之上,而地下却成了霍州煤电集团河津腾辉煤业有限公司的地下煤田了,因该矿常年地下开采,导致本村地面断裂、房屋损坏、倒塌等惨不忍睹之状,直接危及本村人畜生命、家业财产毫无任何保障的危机局面!为改变如此不安全之状。早在2016年6月16日,在枣岭乡政府主持下,由西掌坡村委、腾辉煤矿及我们自然村危房房主代表,三方一起反复讨论、充分协商,达成了完全一致的共识,并遵照“先搬迁后开采”的原则,就立即拆除该煤田范围内地面上所建房屋,妥善安置危房之家再开采煤田,重建新房等相关事宜,正式签订了三方认同,各方均应严格守信、坚决执行的有关协议。该协议形成后,我们多次请示村委同意让我们在矿方非开采地面,各自选找地基、自行建房,以解决各自迫不及待的居住问题!然而,好景不长,时隔竟两年之久的2018年5月,我们所建新房均已如同原在矿方开采区范围内的房屋一样出现了地面断裂、房屋倒塌、人畜生命、家用财产均无任何保证的不堪之状。这一祸上加祸的灾难,让原本已经艰难度日的我们,陷入绝境。
        根据法律专家意见;这完全是矿方不守协约、超越开采计划而随意乱挖乱采行为所导致,其所造成的一切责任后果均应实施开采的矿方完全承负。面对如此无法预料之现状,危房村民多次找村委反映此况,村委却一推再推,最后竟让去找矿方,我们找见了矿方,人家却让我们找政府,我们找到了枣岭乡政府后得到的结果却是:一个、两个人去了寻求处理而他们不理,多人去了就要给扣上妨碍公务和打黑的帽子,不禁要问:谁是黑?该打谁?黑在哪里?若因不能及时妥善的解决好危房赔偿问题而导致发生后续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谁来为事情承担责任。
        为此我们郑重声明:希望有关部门责任人一视同仁、公平公正、合情合法的处理好受损赔偿问题。
        对于这几年中一些官员无故找借口,久拖不决的问题,向有关上级领导进一步反映。我们只要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没有任何其他外因。请枣岭乡政府,腾晖煤业,西掌坡村委及西掌坡自然村危房村民参与的三方协议尽快落实到位。

        部分赔偿标准;2016年6月16日,本村被赔偿收益对象15户,执行标准:平方每平米1500元,砖混彩钢每平米1350元。第二批2016年九月被赔偿收益对象为王金龙1户执行标准完全同于第一批。第三批为2018年8月被赔偿受益对象13户,执行标准类同于前两批。第四批为2019年1月,被赔偿受益对象杜龙江1户,执行标准完全类同于前三批。第五批为2019年5月,被赔偿受益对象16户,执行标准:据各种不同情况,分别按受损房屋成本评估价的标准执行。此次执行标准办法与前四次相比竞有近30倍之差的天地之别,不知是何缘故?另外让人疑惑的是:本村第四次赔偿受益的为何仅有杜龙江一户,而与其赔偿受益条件完全一样的王徐彦、王大鹏、王勇家、薛贺江 、王蛮子、王根章、王印龙、王章章八户,又为何不能与杜龙江一视同仁同等对待呢?其次,张让果、王怀东、王四虎、王苏林等多户虽受益,但因被迫并经村委会同意允许各自在非采矿区域地面选地建房,以自救维生怎能又以违法建筑的杜龙江更有条件受益吗?杜龙江何等公民?何种背景?西掌坡自然村的天地难道仅是杜龙江一人的吗?又如:师家滩村民师进军、师四海两户为何能会同于第三批13户一样享受了被赔偿受益的待遇?
(二)不公问题的根源:本村危房赔偿工作中徇私枉法,不能一视同仁、公平公正的处理各相关问题,因而导致人心混乱、关系紧张、矛盾激化,这样的局面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农民只是为了生存,只是捍卫自己基本的生存权利,期待当地政府有关主管领导,认真对待这一久拖未决的问题。
        新时代已经来临,新思路也在征途, 希望相关部门公平公正地为村民解决好切身权益,促进和谐稳定,放眼大局,让村民安居乐业。
        本网将继续关注,跟踪报道

信息来源:中新法治网    责任编辑:薛晓杰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新闻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