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在线解心结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浏览量: 发布时间:2020-06-18 09:00    【字体:

  核心阅读

  如何更及时地满足群众需求,提供精准化、精细化的公共法律服务?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针对乡村交通不便、缺乏法律服务资源的现实,加强司法智慧服务平台移动端的推广使用,拓展公共法律服务的开展形式,实现法律服务、法律事务办理“掌上学”“掌上问”“掌上办”,为法治乡村建设提供信息化、智能化支撑。

  本本分分种了一辈子地的宋大江,前不久因为一个疏忽,差点被人告上法庭。要告他的,还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

  60多岁的宋大江,是贵州贵定县德新镇德新村村民。那些日子,老宋干啥事都打不起劲儿,心里就是一个字:愁!

  按村里人的老思想,打官司可不是件光彩事,“真要闹上法庭,那两家人就要彻底翻脸,这辈子恐怕也不会再往来了。”

  纠 纷

  去年底,一个难得的大晴天,老宋抽出整工夫,抄起铁锨,把地里乱糟糟的杂草全部连根铲除。

  眯起眼,看着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地,老宋心里那叫一个美!他点上烟,又拿起打火机点燃一旁的杂草,要烧草肥田。

  这边,老宋一根烟还没抽完;那边,一阵不知从哪儿刮起的大风,把裹着火星的草灰吹得到处乱窜,拢也拢不住。

  很快,邻居廖连发家的梨树林就燃起来了,火越烧越大。“过去也这样烧过田,没想到这次会烧出场火灾。”老宋说。

  火灾过后,邻居老廖清点了一下损失,毁掉的梨树,共有97棵。

  既然烧了邻居的地,总是要赔偿。看着邻居老廖的梨树,老宋心里暗暗给损失估了个价:很多梨树苗都没长大,即使卖掉,恐怕也没多少钱;何况,在火烧着林子前,很多树苗早就枯死了。邻居家的地就在旁边,老宋自觉了解得清楚:“我看最多也就值千把块钱。”

  老宋这样想,邻居老廖可不这么看:“得赔偿2000块!”

  “啥?就这就要2000块!”老宋当即就顶了回去。

  协 商

  老宋和老廖谈不到一块儿,都觉得对方不占理。

  想来想去,老哥俩还是把村里的调解员宋焜龙找了来,希望能得到一个公平的处理意见。

  “别急别急,都是一个村的,还是邻居,不是啥大事!”宋焜龙来到地里实地查看,又找来了老宋和老廖了解情况。一阵分析后,他得出结论:双方对老宋因意外烧毁老廖家梨树林的事实,没有异议;对97棵树的实际损失,也意见一致;双方争议的关键点在于,实际损失究竟该怎么算、数额是多少。

  宋焜龙苦口婆心调解数天,两家人各退一步,老宋愿意拿出1500元赔偿,而老廖的底线是1800元,剩下的300元始终谈不拢。

  “干脆打官司,法官判多少我都认。”想到自己连苗木本钱都收不回,老廖咽不下这口气。

  眼看矛盾就要升级,宋焜龙忽然想起了县司法局在镇里开的司法智慧服务平台推广运用专题培训。去年12月初,黔南州就启动了司法智慧服务平台建设,为老百姓提供可视化的远程法律咨询和人民调解业务。

  “不要冲动嘛,我给你们找个律师来聊聊,人家可是懂法律的。”宋焜龙对老宋老廖说。

  解 决

  宋焜龙将双方约到村委会,拿出手机、点击平台的图标,屏幕上随即出现了一位工作人员,正是县公共法律服务中心的值班律师耿琦。

  对着手机屏幕,老廖老宋各自陈述。

  老廖坚持自己的看法,有理有据:“我了解到这种树的赔偿标准是每棵20多元,栽种、管理的费用还没计算,最起码也要赔2000元。”

  “按理说,这个要求也不高,只是我觉得我60多岁了,也没有能力了,而且我也不是故意烧的,是不小心烧的,看赔个千把块钱行不行?”老宋请耿琦帮自己说说好话。

  听了老宋老廖各自的说法,耿琦说:“这个赔偿是有标准的,还要区分树龄、是否挂果等,我建议依据有关标准进行赔偿。”他一边介绍了起诉程序和理赔依据,明确指出老宋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另一边条分缕析,帮老廖算起了诉讼账:“诉讼是个复杂过程,涉及取证、庭审等许多环节,耽误的工夫算下来远不止300元。”

  老宋老廖对律师的话听得进去,言语慢慢缓和。耿琦继续补充,他劝老廖考虑老宋的经济承受力,又提醒老宋说:“这也是一次教训,今后不能再烧田了,造成火灾过火超过一定面积的还要坐牢!”

  让宋焜龙吃惊的是,耿琦仅仅用了20多分钟,就让双方达成一致调解意见。老廖痛快地接过老宋递上的赔偿款,这对老邻居握手言和。

  “律师的话有权威,老百姓讨回了公道,当然心平气顺。”自从用上这个“法宝”,宋焜龙的调解工作变得好做多了。每次遇到争持不下的问题,甚至都不用请律师出镜,只需在平台上根据选项录入相关信息,一份在线生成的法律咨询意见书,往往便可解开大家的心结。

  “平台打破了信息壁垒,群众在家门口就能享受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让矛盾纠纷和利益诉求得到及时妥善解决。”黔南州司法局副局长田强介绍,黔南州司法智慧服务平台打通了全州法律服务资源,登录平台可视频连线公共法律服务值班人员、律师、公证员、人民调解员、司法鉴定机构工作人员,使法律服务主体、服务对象真正有机融合起来。

  鉴于黔南州不少群众长期居住在大山深处,而州里仅有49家律师事务所、290名执业律师,且近半数律师都集中在州政府所在地都匀市,司法智慧服务平台可有效解决法律服务资源空间分布不均衡、地域分布零散的现实问题。“到6月底,全州所有村居和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将实现网点全覆盖。”田强说。

  本期统筹:陈亚楠

  《 人民日报 》( 2020年06月18日 04 版)

信息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薛晓杰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新闻媒体